走近看井人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6-22 我要投稿
【www.ku2rdhld.com - 散文随笔】

  入夜,通往井场的路漆黑,阴暗。风,从山缝里呼啸而来,阴森森的,有点恐怖。

  远处,星星点点的灯火,如一条灿烂的星河,在天边闪烁。如此璀璨的灯光,恐怕只有城市才有!

  “这些灯火是那里?这样密集该是一个不小的城市吧!?”

  “傻了吧,这都是井场,全是采油灯。”老公边走边介绍。“有多少盏灯就有多少个井场,有多少个井场就有多少个看井的人。”沉默……

  夜晚的井场,磕头机发出习惯性的声响,探照灯彻夜不灭,神秘,孤独,清冷。井场周围,平坦,宽阔,站在中央极目四望,满眼灯光,空气清新,心情舒畅。从未这么认真的观察过,从未站在夜色里观赏过,在平日的工作里,磕头机只是个体的存在,至于它们之间的距离,并没有留意,原来如此之近。在如此近的距离里,这群看井的男人们,该怎样熬过这慢慢黑夜呢?

  白天的井场,凄凉,寂寥,荒芜。井场矗立在山边,前面是深不见底的沟壑,后边是长着荞麦,洋芋的土地,东一片西一片的分布,农人们土地太多,只捡平整的来种。秋粮收割在即,之后就只有一片荒凉了。没有庄稼的土地,长满了荒草。远山笼罩在雾气之中,磕头机或隐约或清晰,站在这个山头望着哪个山头,怎么也望不见一个人影。

  薄雾逐渐褪去,羊群在山头游离,自由自在的啃着荒草。牧羊人站在山脊上,时不时的吆喝着跑远的羊儿。因为放养,因为特殊的草质,这里的羊肉最美味,看着欢快的羊儿,就会一种向往。风力发电的风车,随处可见。阳光灿烂,白云如浪,心情却怎么也无法舒畅。井场,在白天和黑夜有着天壤之别啊!

  一间彩钢房,一张高低床,一张简易桌,电视,冰箱,炉灶,一应俱全。一个单身男人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呆在这里,这些设备,他们恐怕也懒的使用。室内,卫生可想而知,吃饭胡乱凑活,东西胡乱堆放。阴雨连绵时,倦缩在单人床内,忍受着饥饿,愁着电视,打发着无聊的光阴。太阳暖暖的照着,一个人在这一亩三分田里溜达,从东向西,从南到北,总也走不出这想念的围墙。

  和老公去看望从前的邻居,电话通着却始终无人接听,决定冒昧前往。走进他驻守的井场,发现他全神贯注的瞅着一群鸽子,他说压根就没有听到手机的响声。因为无聊,在养鸽子,一种观赏,一种食肉,时间长了有了感情,舍不得吃,全都成观赏的了。对于鸽子的习性,品种,养育他讲的头头是道。在这单调的环境里,这些鲜活的生命,证明着人的存在。如今,老公也养着几只,咕咕咕的叫声,让井场充满了生机,扑愣愣的飞来飞去,着实让人喜爱。花钱买种鸽,买粮食,盖鸽棚,忙碌而又快乐!

  彩钢房的后面,种着蔬菜,小葱,韭菜,辣椒,西红柿。因为雨水充足,长势很好。春种秋收,这个时候吃菜是不成问题了。这也是一种消除孤独的方式,看着种子发芽,成长,收获,享受着劳动的快乐,日子就不在那么空洞无趣了。

  “你健康,我才快乐!亲人们,能不能好好吃饭,按时吃饭呢?”“你知道一个人吃饭是多么的孤单吗?做好了,没有食欲了。”这是以前看井人一致的想法,三餐减成了两餐,甚至于一餐。如今,每一个彩钢房里,在一日两餐的时间,都能飘出饭香来。相互勉励,相互看望,相互取暖,慢慢的他们也开始注重饮食了。

  百无聊赖。走路,好几里的山路。走进村庄,走进老百姓的家中,吃一口热饭,寻找一下家的感觉。在千里之外的家人,还有几日就可以相见了。老人爱人孩子各处一方,去往那里?迷茫的何止是脚步,是心哪!

  这里,一年之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刮风。当夜深人静,狂风卷着沙尘,拍打着单薄的彩钢房,你能否忍受大自然的暴力肆虐?独自一个人在渺无人烟的地方长久地生活呢?试问,有多少人能承受这盛大的寂寞?害怕,恐慌,无助会乘着夜色侵袭每一根神经。每个看井人恐怕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吧!如今,这些过来人早已习惯了这种真实。平静,坦然,不谈梦想,不说将来,默默的,默默的……将这种生活当成一场修行。

  时光一路向前,抽油机伴着看井人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时光在老去,这些看井人生活的姿态也在发生着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