释咥散文

散文漫笔 时刻:2019-06-22 我要投稿
【www.ku2rdhld.com - 散文漫笔】

  西安市文史研讨馆要修改出书一套有关西安地域文明的丛书,作为馆员,承当一点儿使命当然义无反顾。无法我读书不多,学无专攻,思来想去,只敢战战兢兢地招领了饮食文明这么一个选题,所凭仗的,主要是自己有着近70年的吃饭阅历,不至于无话可说,无事可写。使命领来,要做的第一件事儿是给这本小册子起个姓名,由于我想,不如此行事,岂不是会名不正则言不顺吗?可是,诚如鲁迅先生在《五论“文人相轻”》一文中所说:“创作难,便是给人起一个称谓或浑号也不易。”重复酌量,总是无法确认,所以难免懊丧:连个书名都起欠好,又遑论写书矣!

 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陕西师范大学出书社一位修改打来电话,说是王子辉教授有一部新书要在他们那儿出书,想请我先看一下,写个千字左右的审读定见。孰料这么一看,受王子辉教授新著书名的启示,我居然给自己的习作确认了名号。王教授的书名是为“咥哉寿康”。咥,读音为die(迭),在陕西关中方言里,是吃的意思;所以,咥哉,也便是吃啊、吃也。我在审读定见中赞曰:“书名《咥哉寿康》精确而特征,可取。一个‘咥’字,当地特征尽出矣!而‘寿康’二字,既寄托着对读者的祝愿,也道出了饮食的终极含义。”咥字如此美妙,何不拿来一用呢?所以,我把拙著的姓名定为《咥在西安》。

  《咥在西安》由西安人写作、修改、出书,但面临的读者,却必定不全是西安人,所以,这本小册子开宗明义的第一章,应该是“释咥”。我手头常用的辞书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言语研讨所安排修改的《现代汉语词典》,但拿来查找,其间居然未收咥字,这不免让作为西安人的我摇头不已。改为上网去找。公然,在辞书里“踏破铁鞋无觅处”,在网络中则是“得来全不费工夫”。一位署名前咀人的朋友在“天涯社区”撰文说咥,其视角之共同,见地之深入,行文之诙谐,皆甚得吾心矣!为节省篇幅,在此不去照录全文,代之以扼要转述(其间也多少掺杂了一点儿我的见地)——

  前咀人先生以为,咥是关中人进食的一种方法,断章取义地来解读,便是吃至极致的那种状况。且不说浅吃辄止的林妹妹,也不说美食美器的宝哥哥,由于,他们的吃,无疑达不到此种境地;就连土生土长、血缘纯粹、基因毫无变异的本地人,假如不具备如下条件:身体要好、食量要大;从事重体力劳动且在饿透今后开吃;饭菜是关中风味的面食,盛食物的用具硕大(最好是耀州窑烧制的带把大老碗);进食时的姿势应该是蹲,最少也是站;不行细嚼慢咽,而要饥不择食,并且能发出让旁观者馋涎顿生的的吸溜声……那也必定是与咥无缘的。

  风趣的是,后来我在商务印书馆的《古代汉语词典》里查到了咥字。这是一个多音字,另一读音为xi,用来描述人大笑的姿势。诠释读音为die的咥字,其实应该包括读音为xi的咥字的释义。这便是只是到达果腹这么一个水准的吃不能叫做咥,而在果腹的一起也完成了精力愉悦、心情舒畅的吃,才能够称为咥。

  前咀人先生还描绘道:咥作为秦人的进食姿势遍及存在于关中乡村,尤其是在农忙时节,这种情形举目皆是:土墙根,槐树下,石碾旁,大门口……三五个人一堆,或蹲或站,有的跟前放置一盘青辣子,有的手里拿几头大蒜,大老碗中面条如裤带,又长又厚,咬、嚼、吞、咽,显得(也有必要)阳刚而豪宕,特别在深秋之际,碗中辣子放的更多,加之大蒜的影响,用不了多久,进食者的光头上热火朝天,一个个犹如刚刚出锅的蒸馍。这不是做秀,也不是扮演,是关中人在自己的生存环境中所养成的日子习性使然。

  对前咀人先生观念的转述到此为止,往后是鄙人之拙见。

  我大体认同前咀人先生对咥字的解读。可是我想着重的是,任何范畴里的文明,都会呈现出多元的状况,吃的文明也不破例。按前咀人先生的了解,吃至极致的咥是一种粗线条的吃、张扬的吃,它的淋漓尽致,天然心旷神往;但食至半饱、过午不食之类的吃,还有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那样的吃,莫非就没有值得必定之处吗?每个人都能够依据自己的需要和喜好,选用不同的姿势去吃,怎样安闲怎样来,怎样舒畅怎样来,怎样有利于健康怎样来;并且,我也不太附和把咥这个字划归那种张扬到极致的吃专用。关中人嘴里的咥,应该是包括着各式各样的吃,从贩夫走卒的吃到淑女雅士的吃,全都包括在内。不过,前咀人先生的如下观念我却心服口服地附和,这便是任何形状的咥,都应该既要完成形而下的果腹,也去寻求形而上的愉悦;一餐咥罢,不光浑身是劲儿,并且心里特别舒坦,这种境地,谁不神往呢?

  西安是一个出美食的当地。能出生在斯地、日子在斯地,数十年如一日地享受美食,用老百姓的言语来表述:上辈子必定是烧了碌碡那么粗的香。

  不说了,动筷子,咥!